追蹤
戀物敘事的轉向
關於部落格
  • 16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媒體科技的「永劫回歸」與「隔代遺傳」

電影【侏儸紀公園】的原著作者,同時也是影集【急診室的春天】編劇的美國暢銷小說家麥可克萊頓(Michael Crichton),曾經在一本探討量子物理學與時光旅行的科幻小說【時間線】中,透過反派角色東尼傑(Robert Doniger),提出了一項有趣的論述。 身為科學家與企業家,東尼傑語帶嘲諷地質疑人文學者,儘管科技研究在近兩個世紀快速發展,經歷了數次重大革命,但人文研究卻始終原地踏步,徘徊於千年來不曾被滿意解答的課題。無論是哲學、文學、美學還是歷史研究,彷彿都像是喃喃自語,也許偶爾滿足了某個時代的疑惑,卻無法解決本質的問題。科技日新月異,人文領域卻始終停滯不前,產生了本質上的不平衡。 非常犀利的觀察,但卻也許不是那麼中肯。 米蘭昆德拉在〈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〉中提到了類似的想法;然而,他引用了尼采所談到的「永劫回歸」(eternal return):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,只發生過一次的事情,便等於沒有發生過,歷史不斷地重演,形成了微妙的螺旋。這種回歸,彷彿是詩人葉慈(W. B. Yeats)所謂的「迴圈」(Gyre)般,循著特定週期再現,不斷重複。 於是,也許所謂的「進步」並非真的向前邁進,而是利用新的方法做舊的事情。同時,看來「停滯」的,可能其實是一種忠於人性的「永劫回歸」。 微軟於今年五月所正式發佈的 Microsoft Surface 便印證了類似的概念。這套系統看起來像是一張有著電腦螢幕的桌子,然而透過物體辨識技術,它可以辨識任何放在桌面的物品。放上杯子,杯子旁的景色便會開始變幻,出現氣泡與瑰麗的顏色;放上數位相機,透過無線網路或藍芽,照片會自動被「傾倒」在桌面,使用者能夠透過多點觸控技術,輕鬆「拿起」照片,「放進」另一台相機,或是放大、縮小、旋轉。不只是一般電子產品,Microsoft Surface甚至可以辨識信用卡、駕照等一般物品。電影【關鍵報告】中的情境突然走進現實生活,虛擬物件與實體物件的界線,因科技的發展而開始模糊。 然而,「物件」卻是人類最原始的使用習慣。 仔細觀察科技的發展趨勢,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:我們不斷利用日新月異的技術「重拾」人類最原始的習慣。科技是進步了,但卻是用來更精確的「模擬」、「強化」舊有的經驗。於是,在數位的倒影中,我們看見了最古老的光芒。 十五世紀以降,印刷術超越了時空界限,傳遞抽象的思考,卻犧牲了直覺的視聽環境。進入二十世紀後,收音機、電影與電視重建了古代在劇場中才能有的「臨場感」。這種影音優勢照理應該進一步被電腦網路繼承才對;不過事實上,虛擬世界卻普遍保留了閱讀習慣,文字仍然是網路最主要的內容。 媒體科技發展出現了耐人尋味的「隔代遺傳」,劇場在十八、十九世紀被書寫(特別是小說)襲奪,卻在二十世紀的電影、電視中復甦;電腦看似應該繼承影音,長期以來卻延續了書寫的香火:鍵盤是最資深的電腦周邊之一,搜尋引擎透過關鍵字檢索,即使要尋找圖片,也得輸入文字。MSN Messenger美其名為「聊天」,但一般人其實較少直接「通話」,大多是純粹打字傳遞訊息。文書處理佔電腦使用比例的絕大部分,而目前幾乎所有的報章雜誌、印刷書籍,都是透過電腦排版。電子書、網路雜誌,數位世界非但沒有弱化閱讀,反而強化了「文字」這種足可上溯至文明伊始的資訊傳遞媒介。一直到近幾年,類似 YouTube 或 PPStream、TVAnts 才逐漸蔚為風潮,「隔代」接收了電影與電視的領域。 媒體學者麥克魯漢(Marshall McLuhan)曾經以「開車」比喻人類文明進步:雖然車子不斷前進,後照鏡卻始終映照著過往。同樣地,雖然科技不斷演進,我們卻經常在新的發展當中,看到歷史的倒影。文明中最精華的部分會被不斷融入新技術中,屬於未來的進步,其實是站在舊有的基礎上,如同鏡子一般,反射著過去的美好。 英國劇作家蕭伯納曾說:「我發現最好的創新方式,竟是重拾古老文學修辭的魅力」。從舊有的思維中看到未來的方向,這是文明發展的進程。 二十世紀文化研究學者班雅明(Walter Benjamin)也曾在〈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品〉中提到,藝術最重要的課題之一,便是創造某種「非得透過新技術才能達成」的,暫時無法滿足的慾望。劇場具有臨場感,卻無法隨時觀看,小說則補足了此種缺憾。小說激發想像,卻無法滿足讀者「觀看」的需求,於是電影回過頭來重拾了劇場的臨場感,甚至做得更多,透過蒙太奇與場面配置等技巧,攝影鏡頭開發了一般人不曾看見的觀點。 在楊德昌的電影【一一】中,天真無邪的八歲小朋友「楊楊」問爸爸:「你看得到的,我看不到;我看得到的,你看不到,那我怎麼知道你看到了什麼?」爸爸給了楊楊一台相機,於是他開始拍攝人們的背影。 「給你們看看平常你們看不到的」,小朋友說。 楊楊也許就是楊德昌的自我寫照,一個運用鏡頭與技術,讓觀眾看到不同人生的藝術家。 以電影【大國民】(Citizen Kane)聞名,並曾獲得奧斯卡獎的演員、劇作家兼導演奧森威爾斯(Orson Welles)曾經說過,「倘若無法從詩人的角度來透過鏡頭看世界,便無法創造出真正的好電影」。技術的進步只是提供了藝術表現的可能性,然而藝術的原始出發點卻不曾改變。 只不過,科技與人文始終在尋找一種危險的平衡,這種平衡建立在人類永無止盡的感官慾望,以及科技本身所能滿足的潛力之間,不斷遊移。曾經因為技術不足所犧牲的,終究將由更新的科技滿足;然而永無止盡的需求,卻將人們推向一個追尋極致滿足的無底洞,越是填補,卻可能越感到空虛。不斷交錯出現的「犧牲」、「滿足」、「麻木」與「再滿足」,形成了二十一世紀的科技鄉愁。 我們在虛擬的世界中複製真實的存在,卻在真實的場域裡沈迷。這也許就是媒體演進的「永劫回歸」,也是藝術、文學工作者所不得不面對的嚴肅課題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這是小綠跟我分享的一篇文章 覺得很有意思 所以把它做成簡報 也跟大家分享 之前修了一堂課 叫 藝術心理學 也有探討到 人類就是再不斷的重覆一樣的信仰和思想 只是技術去改變行為的形式~但本質 行為還是一樣 藝術 就是人類文化的產物 也是人類行為的發言 從遠古我們就崇拜維納斯的體態 到現在我們還是擁抱著維納斯 不管科技再怎麼進步 人類對於女性的象徵 從來就是對於誇大化 愛不釋手 就像是人類發明了信仰 這些信仰 也從老祖宗打造一個故事 遠遠流傳變成神蹟 因為這樣流傳下來 所以我們敬鬼神 永遠追求天人之間的道理 並且慰藉過許多慌畏心靈 求神問卜 現在也網路化了 點入網頁 閉上眼 誠心誠意的喃語 卦象就會指引你一條明路 果然科技是來自人性 藝術不就是人性抽象化的表演 **卦象源自周易 就是三種原則 簡易 變易 不易 兩極 有規律性衍出很多爻卦 生出千秋大業 並且 周而不滯 循環不已 卻 永恆不變 中國老祖宗的智慧 我們記錄下來了 梁啟超先生說 「中國的學問中 唯有史學最發達 而全世界的史學 唯獨中國最發達」 然而面對奪史的韓國人 身為華夏民族的我們 卻無法給予痛擊 我們是有力量的 但這些需要更多的文化認同感與使命感 PS.我實在很好奇韓國人是創造了哪些偽證 去矇蔽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 還是連考古學家都被收買了 真擔憂這樣下去 全世界的文化遺產 在世界末日驗DNA的時候 發現 原來 原來我們引以為傲的民族"物件" 都不是國族的"親生兒子"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