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戀物敘事的轉向
關於部落格
  • 16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河流

即使是講述悲苦人生,推疊上風花雪月,電影導演也是想盡辦法讓每一個FRAME都是一幅幅攝影作品,《單車失竊記》就是一例,新寫實主義的代表作品,戰後生活的貧瘠發展出來的故事,沒有美輪美奐的美術道具或服裝,戰後的義大利城市成為一片廢墟,社會破敗、百廢待舉,戰前的片廠體系悉數瓦解,電影工作者只能揹負簡陋陽春的拍攝工具於城市街道上取景;因此,從攝影棚走出,踏上街道巷弄,光線、空間、場面調度、拍攝對象丕變使得影像的質感迥異於前,促成了另外一種美學風格。電力設備的緊縮使得影像質感粗礪,甚至偶而明滅不定,而照明不足造成的暗影處處,也使得電影的調性顯得陰鬱低抑(然而不同於德國表現主義時期室內打光而來的人工陰暗)。城市、街道、人群的面貌一一入鏡,然而這已經遠不如《柏林:一個城市的交響曲》所呈現的現代大都會的巴洛克式炫麗榮景,而是殘垣斷瓦一片狼籍,失業的人在街道上無目的地漫遊,尋找生存下去的渺茫機會。 回來看待蔡明亮導演的電影,他將寫實中的佈置拿掉更多,光線、空間、場面調度,甚至故事節奏、背景音樂都捨棄。經過剪接的畫面,就有可以掩飾簡陋的地方,所以蔡明亮更將這些保留,長鏡頭中畫面再不漂亮也是真實存在的事實;沒有對白的沉悶氣氛我們只消專注在演員的肢體,這是導演要賦予觀眾的想像和思考。不讓電影去塑造我們的觀感,而是要在很純粹的情境裡,發現更多沒有表現出來,即使是很壓抑低調無聲缺陷,都是一種爆發力或者激動的反叛;異常節制的情感,在影像語言運用的欲語還休,點到為止之下,無可奈何的氣氛幾乎瀰漫在《河流》裡的各個鏡頭中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